boots-yakata_出海投资捕捉全球创新机会,但不能低

拼多多上货助手

2019世界创新者年会(World Innovators Meet 2019, 简称WIM2019),于2019年12月6日在北京·国贸大酒店正式拉开帷幕。本届大会由中国企业联合会指导,我们·EqualOcean、工业和信息化科技成果转化联盟联合主办,以“科创4.0:共建全球化新未来”为主题,6000名来自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瑞士、以色列、俄罗斯、西班牙、葡萄牙、印度、新加坡等二十余个国家和地区的创新者齐聚一堂,共同总结2019年世界科技与产业创新的成果,预测2020年最新创新趋势。

2019年是“创新者年会”的第五年,大会由“我们创新者年会”正式更名为“世界创新者年会”,致力于搭建一个面向世界的科技与产业创新交流平台,让科技更平等,让创新更坚实。

本次投资新趋势论坛主要围绕展望全球投资新趋势、产业升级与科技赋能新机遇、投资出海新热土、科创时代产业资本新未来、产业互联网下中国企业如何突围等多个话题展开,并进行演讲及圆桌分享。

论坛邀请到火山石资本管理合伙人章苏阳、复星锐正资本联席执行总裁Tej Kapoor、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Skolkovo Innovation Center中国区代表Evgeny Kosolapov、中国加速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Oscar Ramos、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我们资本合伙人金澹、我们公司联合创始人、我们资本合伙人张佳伟等24位嘉宾出席并分享。

DayDayUp创始人兼CEO薄益群、复星锐正资本联席执行总裁Tej Kapoor、中国加速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Oscar Ramos、Skolkovo Innovation Center中国区代表Evgeny Kosolapov,以“投资出海”为话题展开讨论。以下为圆桌演讲实录,由我们精编整理。


薄益群:大家好,我们这个圆桌环节三位都是来自国外的投资人。这个环节主要希望能够帮助中国观众更好的理解当前在中国以外的海外市场发生了什么,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的投资现状,所以今天我们邀请到三位来自海外的嘉宾,来自三个不同的国家,首先请各位做一个自我介绍,介绍一下您自己和公司,介绍一下您和中国之间的联系,我们首先从Tej Kapoor先生开始。

 Tej Kapoor:大家好,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能够来到这里,我是Tej Kapoor,我是复星锐正资本的联席执行总裁。复星锐正资本是一家成长于中国,但在全球化方面有快速发展的投资机构,我加入复星锐正近4年时间,主要在印度做投资,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有15家印度公司,以A轮和B轮的投资为主。

同时我们在印度市场也做了很多投资和孵化,也在从中国吸取大量有用的经验。可以说,中国领先于印度至少15年的发展,我们也在汲取中国的一些发展很好的商业模式,正因为这些,给了我们在印度市场投资的思路和市场经验,让我们在印度实现更好的投资。现在能够看到移动互联网正在印度起飞,我们还有很远的里程,还需要在未来更好的服务印度六千多万的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对于中国的创业者来说,印度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好机会。

我在回到印度之前曾在美国工作过九年,主要是在科技企业工作。在2011年的时候回到印度,当时印度也是刚刚兴起了互联网行业的机会,比如像印度的阿里巴巴这样的电商企业,所以现在有很多中国好的经验和商业模式,能够复制到印度,同时做好本土化。

薄益群:所以您和中国之间有很强的联系,是您在中国的投资机构工作,并且在印度进行投资?

Tej Kapoor:是的,我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了解和学习中国的情况,我的中国同事们非常支持我,他们知道在印度有很多好的机会。当然,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很多东西已经很成熟了,在印度很多还没有真正形成模式或规模化,有些东西直接从中国移植到印度可能并不能发挥作用,有一些在印度行得通的做法在中国也不一定行得通。比如手机上的APP应用。大家都知道印度人喜欢在家里做饭,比如说像订餐软件。这类订餐软件实际上也开始进入了印度,本土送餐服务在印度兴起,但是印度人还是喜欢在家里做饭。

薄益群:Tej提到一家来自印度的公司叫做Swiggy,是类似于美团外卖这样的订餐软件。

Tej Kapoor:是的。其实我们也投资了很多印度FinTech公司,也吸取了中国很多很好的经验,并且做了很多的本土化工作。很多印度的CEO们意识到实际上从印度飞到中国只需要5个小时,从印度飞到美国需要14个小时,而且现在很多印度人知道北京距离上海也有5个小时的时间,所以他们会来中国学习非常好的商业模式,把它们带回到印度。

同时我也想提一下有很多跨境的团队,比如说像印度和中国的创始人、CEO一起合作。KrazyBee是印度最大的学生贷款的平台,也是中印两国合作的项目,我认为中印两国在科技领域的交流才刚开始,未来的前景是非常好的,我们可以互相学习的东西有很多。

薄益群:感谢Tej。接下来有请Oscar Ramos。

Oscar Ramos:大家好,我是Oscar Ramos,来自西班牙,我是中国加速的合伙人,一个全球性基金,我们在世界范围内进行投资,在之前我们投资了70多个不同国家的项目,同时我们在不同的地区和国家会用本土基金进行投资,在中国有人民币基金,印度也有,印尼也有。在印尼有我们投资的项目。在法国、德国和西班牙也有。

作为一个全球范围内在各个地方布局的基金,我们也投了不同的行业。在中国我们有负责中国创业的加速器,我常驻上海。中国有非常强势的机会,能够帮助到其他地区的成长,所以我们也参与到马来西亚、印度、印度尼西亚这些国家的模式创新中,帮助更多地区进行交流和机会发现。

有一些其他国家的公司来中国寻求不同的发展机会,这都需要很多的工作和前期研究,我们也会和这些公司一起学到不同的东西,了解很多领域,进行比对,借鉴一些发展模式,实现公司加速发展,帮助公司在当地实现成长。这种模式我们是在互联网发展时代实现的,同时也要把这种模式扩大到其他的行业领域,比如我们也和一些中国公司一起寻找投资的行业。

薄益群:您刚才提到一个非常关键的数字,70个国家投资了多少公司呢?

Oscar Ramos:有六种不同的创业公司,母基金SOSV通过6个加速器和1个实验室,一共投了900+项目了。中国加速投了150多个,我们在亚洲的部署是比较广泛的。作为投资区域来说,亚洲是我们排在前九的最活跃投资地区。

薄益群:所以你是西班牙人,但是又常驻在上海。

Oscar Ramos:对,我们之前是帮助国外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现在我们也有了人民币基金,我们关注的方向也有变化。中国是社交模式的创造者,在移动技术的应用方面很先进,我们看到海外公司不了解这种新的模式,但是当地的中国公司这种模式玩的非常好。

薄益群:感谢Oscar,下面有请Evgeny简单介绍一下。

Evgeny Kosolapov:大好,我是Evgeny Kosolapov,很多人都叫我尤金,我来自俄罗斯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算是俄罗斯的中关村。我们是俄罗斯最大的科创中心,由政府建立,现在也有混合模式,也有私营企业,也有和国家一起参与建立,提供创新的企业。我们帮助企业在全国基础上,实现全球性发展。

俄罗斯在硬核科学、物理还有空间应用领域有很多优秀的科学家,但是在商业方面做得不那么成熟,在推广方面做得不是很好,所以十年前政府说要改变这个现状,帮助创新创业的技术人员找到资金,能够走向市场、走向国际。

目前大约有超过2000个创业公司进入我们的系统来成长。如果把所有的风投,从去年到现在的加起来,45%的科技创业投资都是通过我们公司来操作的,所以大约有一半的企业都是我们投的,这从比例上来说是非常震撼的一个数字。我们的KPI就是帮助我们投的公司壮大发展,现在也设置了北京办公处,我在北京的工作就是帮助俄罗斯的创业公司找到中国的合作伙伴,也帮助中国公司进入俄罗斯市场。

薄益群:下一个问题想了解你们各自国家现在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先请问Tej,在印度目前有30多个独角兽公司,其中大约有20个独角兽公司,都是在过去两年的时间成长起来的,这个现象很有趣,所以想问问印度现在的市场是什么样子的?

Tej Kapoor:这个点问的很好,印度移动网络的渗透率非常高,尽管还没有办法赶上中国。中国可以提供很多像小米生产的手机和其他技术,帮助移动网络硬件价格降低,也帮助移动网络在印度的渗透和覆盖面的扩大。印度人均GDP大约是中国的一半,印度民众一般负担不起比较贵的手机。

第二是免费网络供应。过去两年时间里,得益于免费的网络,有便宜的硬件设备供应,同时也是因为很多人学的非常快。在印度我觉得不是某个单一公司引领了行业创新,而是印度所有公司都在学习创新。

不像美国现在只有个别电商、社交电商或者某个大公司在创新,印度是所有公司都在学习创新。我们有电商,像印度版阿里巴巴,还有社交网络,像印度版拼多多,有很多公司得到了成长发展。我们也投资了印度的货拉拉,整个物流行业也受到了新技术的支持和发展。

    最后我想说的是,文化的变化。之前大学毕业的时候,父母跟你说去银行找一个工作,作者找一个大公司工作,不然没人跟你结婚。在看到独角兽公司的发展和成功之后,很多父母都愿意支持他的孩子加入到创业公司当中,因此印度公司吸收了更多人才,像中国公司十几年前经历过的一样。现在的印度处在非常有意思的时代,也是值得投资的时代。

薄益群:几分钟之前Oscar Ramos说过一个关键词,从中国学习,Tej也提到了很多案例,比如印度版的拼多多,印度版的货拉拉,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更多的中国公司走到了印度去。你觉得这些中国模式是不是真的能够适应你国家的发展,你认为这些中国公司的未来又是怎样的,中国公司在竞争压力下应该怎样发展?

Tej Kapoor:你说的很对。我们非常欢迎来自美国、中国的公司,欢迎加入到这个竞争市场当中,印度自己也在发展,所以导致竞争很激烈。我们已经有了Facebook,现在抖音也来到印度,每日活跃用户达到一亿,这个数量非常大,带动的广告非常多。这给印度创业人士带来了很多竞争力,不但在印度竞争,还要在世界层面竞争。

越来越多中国公司依赖于这样的竞争力,同时印度没有政策禁止国外公司进入印度市场。这种情况下,大家可以携手,比如印度的创始人和中国的创始人一起,他们可以从市场竞争中获得双赢,KrazyBee是很好的例子,还有跨境电商。

大公司可以通过并购,印度企业其实很期待获得更多的资金、资金,有公司进行并购,更多战略性的投资进入,都可能会实现更多的创新。中国的模式在印度照搬是不行的,要适合印度,考虑印度当地的需求,抖音在这方面做的不错。

薄益群:上一周我跟Swiggy的领导聊天,说道有更多中国公司进入印度市场。因为我们认为印度的市场在不断发展,印度的人口也是一个很大的基数,像中国一样,它是一个新兴的具备潜力去发展的市场。

但是Swiggy的人跟我们说不要太乐观,因为印度和中国有太多不同之处,他举的例子很有趣,他提到语言,在印度至少有20多种不同的本土语言,不是指方言,而是完全不同的语言就有20多种,我感到有点困惑。您怎么看待这一点? 

Tej Kapoor:实际需要把模式在印度本土化,把同样的产品、技术拿到印度是可以的,但是需要对它们进行本土化,或者本地化适配。比如说印度也有自己的喜马拉雅电台,是我们的已投企业,Headfone。Headfone做内容的时候,需要把内容做成20种语言,满足各个语种用户的需求。

我们开始思考哪种产品行得通,比如Swiggy提供送餐服务,有五种语言就够了,如果做内容服务,就需要有26种不同语言的内容才行,所以从产品和技术的角度来说,可以在印度市场充分利用,但是在本地化方面需要做很多努力。

同时从印度的经济学角度来说,利润率相对比中国低一些,比如我之前跟拼多多的朋友了解,他们发货的时候用三块钱完成物流成本,整个印度劳动力经济学这些方面可能会跟中国有很大的差异,所以我们不能低估在印度做生意的难度。

薄益群:Tej讲的非常好。Oscar Ramos先生,你很不一样,刚才Tej Kapoor给我们介绍印度的市场情况,尤金介绍的是俄罗斯市场,而你所代表的是有上百家初创公司来自于70多个不同的市场,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你一定是从创新的视角具有更多样化的认识,所以你是否可以跟我们来分享一下你的看法?你是怎么去看待不同市场的创新的。

Oscar Ramos:创新对于我们来说有不同的来源,有的时候大家提到创新的时候,尤其是从研发角度推动的创新,是需要技术迭代,需要投入市场验证的。有的时候人们有非常疯狂的点子或者想法,从最开始这个想法不被别人看好,但是后来慢慢成为一个很好的创新。

薄益群:你们投资主要关注哪些类别?

Oscar Ramos:我们在投资的领域主要是有两个:一个是硬核科技,比如生物科技,我们投资的75%的初创公司创始成员都是有博士学位的,从硬核科技的角度来说需要有大量的高科技人才。

另外从早期接受者角度来说,一些技术含量很高的东西是很难去进行商业化的,我之所以选择退学,不把博士读下来的原因,是因为我认为需要有效的方式,把这些技术真正商业化才行得通。从中国的角度来说,中国市场是一个早期接受新技术方面非常先进的国家,所以有很多好的技术,在中国能够得到更宽容的接纳,而且很多跨国企业在中国也会更大胆的使用新技术。

当我们提到全球创新的时候,也需要了解有哪些跨行业的解决措施。比如我们在旅行这方面投了很多家公司,尤其当中国人到海外去,需要解决他们的需求。这方面来看,泰国也是一个很好的市场,从旅行或者说差旅角度来说,泰国的旅游业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

另外像金融科技,中国金融科技发展迅猛,印度尼西亚也在发展金融科技,有很多在以往无法拥有银行账户的用户现在可以使用金融科技提供的服务。我们知道在很多时候,有些国家的人甚至没有银行卡和一个银行账户,但是在中国大家可以把银行账户跟你的移动支付连接起来,这是一个很大的差异。

薄益群:目前你们投资的最大的市场是哪个?在投资项目数量方面最多的是哪个市场?

Oscar Ramos:中国是最多的,50%都是来自中国,在我们投资标的当中占据非常大的比例。有时候我们也会了解不同市场有什么样的趋势,现在看到印度在迅猛发展。尤其是刚才大家提到的企业级的市场,在面向企业服务的市场中,有很多商业模式实际上在印度发展的非常好,中国甚至可以借鉴印度在企业服务方面的实践。

还有一些国家人口不多,但却有很高的创业密度,比如东欧国家就是这样,会看到有些东欧国家比如塞尔维亚,他来中国是免签的,在很多欧洲国家和中国都存在双线合作机会。

薄益群:很多东欧公司想要接受你们的投资。

Oscar Ramos:是的,有的时候就是这种小国,人口不多但是创业者非常多。

薄益群:这样一些资金的申请者他们和中国是不是会产生很多有趣的关系,比如许多企业可以到中国来了解中国的商业模式或者中国新的技术等等。

Oscar Ramos:现在的确从消费者市场角度来说,外国企业对中国的市场非常感兴趣。但是直接把中国的模式复制到国外非常困难,往往会在中国学习一些对他有帮助的经验。当他们来到中国的时候,一开始都想进入中国市场,但是却没能成功进来。

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学会了很多,并且提升了自己的产品。上海对企业级服务公司来说非常重要,有很多人把上海作为自己的中国总部,从整个亚太角度来说,上海都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总部经济的作用。现在很多外国企业来中国,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的技术在中国能够找到更多的早期接受者。

薄益群:这个项目结束的时候,是否会留在中国还是他们会离开?

Oscar Ramos:我们看到来自中国的项目,一般是来自于成都、重庆或者是深圳,他们最后回到自己的城市。

薄益群:外国的这些企业他们留在中国的比例大概是多少?

Oscar Ramos:大概是50%会继续留在中国,有些可能会把中国学到的经验会回到本土化。

薄益群:可以看到有很多中国的当地政府,比如中关村这些地方都非常愿意吸收外国的创业者、外国的企业。刚才大家听到了很多印度的经验,现在想听听俄罗斯的初创企业情况。

Evgeny Kosolapov:要一分钟把这句话讲清楚可能有点难,当我们在看待整个俄罗斯市场的时候,往往第一眼看到俄罗斯是一个领土非常广阔的国家,但实际上俄罗斯的人口还不如京津冀的总和,所以我们人口和北京相比,要少很多。

俄罗斯市场只占到全球市场的2%,不管是在人口维度上,或者是银行业也好还是消费者也好占比都很少,因此很多俄罗斯初创企业从最初就非常明确他们必须要快速进军海外市场,而他们确实也是这样做的。

他们经常会在俄罗斯完成A、B或者C轮,然后在B轮或者C轮以后,会把自己的主体注册到英国或者是塞浦路斯或者美国,然后很多人就会把他们看作是一家英国公司,而不会把他们看作俄罗斯公司。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外国投资者如果想要去平衡好自己的早期投资和后期投资的话,不妨先来俄罗斯考察一下,看一看有哪些有潜力的公司在未来会成长为体量比较大的企业。俄罗斯人在看待中国投资者的时候,实际上他们可能寻求的并不是来自于中国投资者的资本,因为在俄罗斯本国内,其实有大量的资本,他们希望能够借助中国投资者的力量进入中国市场。如果他们要拿中国投资人的钱的话,便是希望中国投资人给他们提供一些便利,让他们更顺畅的进入中国市场。

薄益群:说的非常好,三位今天给我们分享了不同地区/国家的创投情况,谢谢!

®演示站™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boots-yakata_出海投资捕捉全球创新机会,但不能低 - 演示站 +复制链接
㊣ 本文永久链接: boots-yakata_出海投资捕捉全球创新机会,但不能低